我们共同的财富:黄海边的北极候鸟

2018-12-06

12月2-8日,勺机构成员集体前往海南参加勺嘴鹬国际工作小组(Spoon-billed Sandpiper EAAFP Task Force Meeting的年度会议,以及北极候鸟项目(Arctic Migratory Birds Initiative的执行研讨会。


- 北极候鸟项目 -

由北极理事会(Arctic Council)下设立的北极动植物保护工作组(Conservation of Arctic Flora and Fauna)执行,该项目通过保护候鸟实现对北极居民及其生活方式的保护,并改善在北极繁殖的候鸟种群持续下降的现状。


不久前,北极动植物保护工作组与美国康奈尔鸟类学实验室共同制作了一个视频。


该视频向公众展示北极候鸟项目组的工作,强调在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路线上迁徙的候鸟所面临的威胁,以及国际上为扭转候鸟种群下降趋势所做出的跨境合作。





视频内容对应中文翻译


勺嘴鹬,珍稀,脆弱,又顽强。这些雏鸟和它们的父母是目前预计仅存的650只勺嘴鹬中的4只。


在俄罗斯辽阔的苔原上,这些极度濒危的鸟儿利用北极24小时的光照,大量的小昆虫以及相对安全,远离干扰的环境,为每年漫长而艰难的迁徙活动做着准备。


经历了数千年的进化,它们有着良好的方向感,但它们不能在此逗留,而是需要在北极的冬天来临前尽快动身。


眼下最紧迫的困难是:在漫长的南迁和北归途中寻找到安全且物产丰饶的所在。


▲视频截图:勺嘴鹬雏鸟在俄罗斯苔原上慵懒地晒太阳


沿着世界上的几条迁徙通道或是候鸟的飞行路径,数量庞大的如勺嘴鹬一类的滨鸟正面临着剧烈的环境变化以及随之而来的种群衰落的问题。这些迁徙的滨鸟飞越政治边境,依赖着跨越整个半球的健全的自然栖息地而生存。


在所有的飞行路径上至关重要的是那些资源丰富的地带:湿地与海岸线。这些地带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沿海地带仅覆盖了地球上4%的陆地,却承载了超过世界上三分之一的人口。滨鸟以及数量持续增长的人们共同仰赖这些富饶的潮间地区。


▲视频截图:人类与候鸟共同仰赖富饶的沿海地带


勺嘴鹬在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之路上并不孤单,面临种群衰落问题的也不止这一个物种。它们的迁徙路北起北极,俄罗斯以及阿拉斯加,南至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跨越了近24个国家。


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起,飞翔在这条迁徙路线上的北极滨鸟的种群数量锐减。红腹滨鹬减少了58%,弯嘴滨鹬减少了78%,而斑尾塍鹬甚至减少了80%。


问题很大程度源于迁徙途中的瓶颈:黄海地区。


在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候鸟纷纷汇集于此休息和进食。中国、朝鲜以及韩国的沿海地区,富饶的潮间带泥滩辽远宽广,给鸟儿们提供了重要的觅食与休憩空间。


然而过去的五十年中,这些潮间带栖息地有半数消失,一些地点甚至完全不见了。


特别值得关注的是:


• 中国江苏沿海的如东和东台两地,是勺嘴鹬的重要栖息地。


• 辽宁的鸭绿江,是斑尾塍鹬、黑腹滨鹬和大滨鹬等鸟类的重要栖息地。


• 韩国的洛东江河口对于勺嘴鹬、斑尾塍鹬、黑腹滨鹬、红腹滨鹬以及其它数量减少的滨鸟意义重大。


“北极繁殖的滨鸟们在多数迁徙路径上都在减少。东亚路线吸引了最多的关注,因为这条路线上的种群减少最为剧烈。


一大威胁因素是潮间带栖息地的围垦开发,这是路径上最濒危的生态系统。东亚的潮间带地区缩减的速度甚至大于热带雨林。”


Evgeny Syroechkovskiy,

俄罗斯自然资源与生态部长.


共享这些十分理想的地带,对于鸟儿们绝非易事。


人口的增长也需要有空间生活、工作和成长。来自陆地围垦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压力,已经把很多生态系统推向边缘,在那里提供人们和野生动物赖以生存的条件已十分困难。


但是,一些预示希望的迹象正在浮现,世界各地的领导人们正开始思考一种新的沿海土地使用、人类以及鸟类之间的关系。


▲视频截图:渔民的生计与候鸟的生息都依赖于滩涂提供的生态服务


在2018年初,中国中央政府宣布对陆地围垦政策进行重大调整,停止有害的开发行为,给种群减少的滨鸟们带来了希望。


“我国政府十分重视候鸟栖息地的保护工作。在今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地指出了,我们要加强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


这就意味着我们中国对沿海地区的开发将实行前所未有的管控措施,不再审批一般性的填海项目。那么这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对于保护黄渤海地区这个东亚-澳大利西亚迁徙路线上仅剩的一块候鸟的滩涂栖息地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候鸟没有国籍,迁徙也不分国界,因此保护候鸟的迁徙安全就成为了迁徙路线沿途国家应尽的职责。我们愿意与北极理事会以及迁徙路线沿途国家合作,共同为保障候鸟的迁徙安全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陆军,国家环志中心,

国家野生动物研究与发展中心,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中国.


然而在整个迁徙路线上,这些保护行动只是故事的一部分。对于候鸟而言,从北极到热带再到澳洲,这些地点都是紧密相连的。在一个地方采取的任何行动,都会与整个路线产生共振。


鸟儿们被各类因素威胁着,不只是黄海地区的栖息地丧失,还有气候变化、北方石油泄漏,以及东南亚地区的非法捕猎。我们的挑战互相联系着,解决方案也是如此。跨境合作能够最大化地处理一系列鸟儿和我们共同面对的环境问题。


“很显然,我们需要与所有候鸟迁徙途经的国家开展合作。当我们谈到东亚-澳大利西亚迁飞路线时,这个工作网络应该覆盖北极地区和澳大利西亚地区之间的所有筑巢区。


鸟儿是不知道哪些国家在北极,哪些又不在北极的。这正是北极理事会的独特价值所在,使我们得以为保护迁徙的物种们建立工作网络。”


Aleksi Harkonen,

北极理事会高级事务主席,芬兰.


“北极迁徙鸟类的栖息地亟待拯救这一观点有很多理由支持:我们现在就有机会,而不是数年后,行动起来保护重要的栖息地,来确保鸟儿们在未来能够生存下去。”


Cynthia Jacobson.

北极动植物保护工作组主席,

    美国鱼类与野生动物保护办公室.


类似于北极理事会的北极候鸟项目,给科研、传统知识、政策以及跨境合作建立了必要的伙伴关系,开发出我们需要的工具和战略,以拯救人们赖以生存的栖息地和数量正在减少的滨鸟,其中包括备受喜爱的勺嘴鹬。


▲视频截图:备受人类关注的极危物种勺嘴鹬


“这是一种神奇的鸟类。目睹它们逐渐消失,是非常沮丧的事情。我个人下定决心,一定要把生命中的一部分投身于努力改变勺嘴鹬所处的环境中去。


因为,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谁会采取行动呢?有很多事情亟待解决。


东亚国家会与北极国家共同致力于落实一些具体而实际的保护项目,这将会带来转机,并确保北极的鸟儿们不再消失。这是我们共同的财富,所以我们必须通力合作拯救它们。”


Evgeny Syroechkovskiy.

俄罗斯自然资源与生态部长





翻译/说人话的鸟儿

审校/大眼核桃

编辑/雨笑笑笑



来源: